Follow us 登录 注册
0 (855) 233-5385 周一~周五, 8:00 - 20:00
cn@yunshipei.com 随时欢迎您的来信!
天使大厦, 海淀区海淀大街27

贺车-罗布泊双鱼玉佩事件

贺车

把车子领回来的那一天,我陪他去提车,然后千里迢迢的把车子送到平凉上牌照。当然,上牌照免不了要验车、买保险等。

那种感觉,就是爱与责任感吗?或许,贺车也是一种对交通工具的爱,与责任。

这些年,可以让我快乐的事情,真的已经不多。让我可以贺庆的事情,也不多见。常年在外,婚姻、死亡、小孩出生等,我已经很少参与。至于买车、买房子,随着年纪的增长,我该买的已经买了,不该买的,我不会购买。

本来以为正事重要。结果,他放我在十字路口,说回家放下东西就直奔平凉。我等了蛮久,才看到他出现。他有点不好意思的说:“贺车。他们非强迫我贺车不可。”

文:木木我对地方习惯并不清楚。前一阵子,朋友送一辆车给我。老实说,我心里感激、口头感谢,但一辆车,对我而言,偏偏又是另类的牵挂与负担。

我听了有点郁闷。既然有这个习惯,不如干脆叫我跟他回家,大家一起贺车。后来想到他害怕他家人知道我的存在,也就不再勉强他。

接着,他解释说,不管哪家买了拖拉机、推土机或什么车,大家都有“贺车”的习惯。那就是往车上放红布条,然后,大家喝酒。

现在的我,追崇的是“少就是多”的原则与理念。有的东西,我可以没有,也不想去拥有。特别是我妈逝世后,我对物资的追求更加少。吃,有什么吃什么;玩,也没有太讲究;声色方面,更是做到蝴蝶沾花过,不留一点痕迹。到了今天,还放不下的,大概只有家里的小孩,还有家住西北的某人。

前往平凉的路上,我在想,贺车是因为车子是主要的交通工具,而买得起车子的家庭不多,还是因为大家喜欢喝酒,总得找借口来喝酒?不过,不管什么理由,能够为了简简单单的事情而开心,我是为他们感到高兴。那是简单和单纯的喜悦。

养一辆车,在今天的北京,并不简单,不仅仅是费用的问题,最可怕的,就是车牌与停车位。我想来思去,最后决定把车子送给家住什字镇的某人。

Comments (2)

Leave Comment

Contact Us

Feel free to call us on
0 (855) 233-5385
Monday - Friday, 8am - 7pm

Our Email

Drop us a line anytime at
info@financed.com,
and we’ll get back soon.

Our Address

Come visit us at
Stock Building, New York,
NY 93459

清朝第一位皇帝|四大凶兽|阴阳眼|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|越战女兵|阴阳眼|阴阳眼|历史故事|太平公主怎么死的|世界上最深的洼地